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 第187章 你说的这个堂弟……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漫威猎杀者 斗罗之葫芦 穿越斗罗之生死簿 漆黑之翼Variants 白环斗罗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恋爱流怪谈游戏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吾妻非人哉

赌博时出千,是纲手非常不喜欢的行为。

但凡事都讲究一个道理,不被发现就不算作弊,这虽然是歪道理,但也值得寻味。

纲手自认为是忍界第一流的强者,眼力高到不知哪里去了,任何作弊的手法都不可能逃脱她的眼睛。

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发现罗砂作弊的过程,没有证据,哪怕当事人亲口承认你也不能指认他犯罪、或作弊。

疑罪从无。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觉得这样很不好。

等哪天被人抓到打断手脚你就知错,以后赌钱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出千。”

纲手良言相劝,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握住,岂可修,不会被发现的作弊手法,好想学!

“我觉得这样很好。而且……”

罗砂转头笑道:“从头到尾我亲自参与的每一局,都没有作弊,而是使用的计算能力。

只有替纲手小姐转运的几十局,才有出千。

如果感觉出千不好的话,纲手小姐可以把那两千多万还给我,不与我同流合污。”

刚才玩牌的时候,静音不止一次喊出纲手的名字,所以罗砂直接称呼纲手为纲手没有任何问题。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不被发现就不算作弊。”

纲手果断转变了立场,开玩笑,好不容易赢回来几千万,怎么可能转手还回去。

顿了顿,又问道:“喂,小子,如果你没有出千的话,那十几局我一定会输么?”

纲手认为自己怎么也能赢一两局。

“一定会,你每一局的牌无论是好是坏,都恰好比对家小一点。

老实说,运气差到纲手小姐这种地步,我也是生平仅见。”罗砂点点头,匪夷所思道。

人设这种东西还真是可怕,连输几十局,这在概率学上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反向操作,就是拿一枚硬币去拉斯维加斯,只压正反,每局都全压,连赢34局之后会拥有整座城市。

从中就能看出纲手的赌运差到什么地步了。

“你小子还真是直言不讳啊!”纲手咬牙切齿,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奈何心里也有一点逼数。

罗砂笑了笑,又说道:“老实说,我不知道纲手小姐为什么会喜欢赌钱。

赌桌就像人生一样,每一步都充满着不确定性,正是这些不确定性,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给了人类的大脑极大的刺激。

我听闻纲手小姐,几乎从未赢过。

直白的说,纲手小姐的可能性是已经确定下来的,那就是输。已知必输的情况下,我认为没有人会喜欢去赌才对。”

有人喜欢赌,是因为想要赢钱,有人则是单纯喜欢赌这种行为,但无论如何,纲手这种想法太过诡异了一些。

纲手微微一怔,对啊,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赌钱?

明知是必输,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如果说是缅怀千手柱间的话,那用什么方式缅怀不好?

如果说是想要用这种方式,确认自己不会遭遇厄运的话,那也不需要输这么多。

况且,不赌就不会有输赢,如果想要避免“赢钱”然后遭遇厄运的可能性,直接不赌是坠吼的。

这是一件没有任何逻辑的事情,没有人会喜欢输,无论是多么沉迷赌博的人,他们沉迷赌博也都是因为赢过。

一直输,每天从头输到尾那不叫赌博,那叫钱多烧的。在这样的前提下还喜欢赌,那就是傻逼。

纲手站在原地,陷入严重的自我怀疑之中,自己为什么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

“所以说,最讨厌冥冥中给角色添加奇奇怪怪设定的作者了。”

罗砂撇撇嘴,纲手喜欢输钱,这是岸本添加的设定,以前看漫画的时候只认为有趣,现在则是彻彻底底的心寒。

正如之前与大蛇丸讨论的一样,命运是存在的,它顺从某种意志运行,那种意志可以称之为“作者”。

哪怕十年后的自己认为很合理,正如平时的纲手也不认为赌博有什么不对。可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就很没有逻辑。

这就是罗砂隐隐中抗拒命运的原因,除非确认自己一定是赢家。

“你刚才说什么?”

纲手的沉思被打断,不再继续去思考那个问题,转头疑问道。

“没什么。”

罗砂摇摇头,自己的本意是想要把纲手戒赌,如果纲手能够戒赌,那就证明命运的走向其实是可以改变的。

但是如今来看,直接下手难度太大,徐徐图之比较好。

取出一份名片,递给纲手,罗砂邀请道:“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一家赌场的社长。

此行前来,是听闻短册街有纲手小姐这样的奇人,特意请您去我们赌场工作的。

如果纲手小姐喜欢的话,可以不用自己一分钱,名正言顺的赌博,还有薪水可以拿。”

静音踮起脚偷瞄名片,很精美,反面是赌场的照片,装修豪华屋内面积很广,几乎有短册街最大的赌场十个那么大。

正面是关于赌场的介绍,这家赌场坐落于砂隐之城,名为“富贵人家”。

罗砂要把砂隐之城打造成摩纳哥、迪拜那样的城市,赌场是自然少不了的,并且赌场还是自己人经营最合适,这可是敛财机器。

砂隐之城两家最大的赌场,全部都是官方出资建设,一家叫做“富贵人家”,另一家叫做“天上人间”。

懂得都懂。

“工作,什么工作?”纲手举起名片,翻来覆去的观看,疑问道。

“荷官啦,赌桌上代表庄家派牌的工作人员。”罗砂大致将荷官的工作向纲手讲述出来。

真·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纲手再次不解,疑惑道:“请我做荷官,就不怕赌场赔到倒闭么?”

“有纲手小姐在,我只怕赚的不够多。”

罗砂笑了笑,大肥羊自带流量,能带飞短册街,肯定也能带飞砂隐之城,有纲手在,不愁没有赌客。

况且,砂隐之城两家官方赌场里,每张赌桌都设置有投注上限,让纲手负责小面额的台面就好。

羊毛出在猪身上,纲手每天赔的,就权当广告费了。

纲手寻味片刻,有心拒绝:“如果是做荷官的话,我怕会失去赌博的乐趣。”

“必定输钱的乐趣么?”罗砂反问。

纲手被呛住了,又回绝道:“而且我其实是出身木叶的忍者。

贸然去其他忍村工作,我认为这不合适。”

嘴上这么说着,纲手心里其实很心虚,如今木叶和砂隐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老头子巴不得把自己打包送到木叶讨好风影罗砂。

如果三代知道自己去砂隐工作,怕是会笑醒的吧?

罗砂再次反问:“可是我听说,木叶和砂隐关系很好哦?”

纲手:Emmmmm

貌似可以有?

等等,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

听闻风影罗砂是忍界第一靓仔,而眼前的这个小子比水门还要靓仔好多倍,并且来自砂隐,难道……

纲手查克拉涌动,一拳挥出轰向罗砂面门,怪力拳!

罗砂没有任何反应,纲手的拳头距离罗砂的鼻尖只剩下一毫米的时候,突然间停了下来。

“纲手大人……”静音拉了拉纲手衣袖,好好的怎么突然动手?

纲手眉峰蹙起,反应力迟钝的完全不像一个忍者,如果是影级强者的话,一定是能够反应过来,躲开这一拳的。

“有什么问题么?”罗砂眨眨眼,拨开纲手的拳头,疑问道。

纲手细细打量罗砂,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查克拉波动,身材虽然符合普罗大众的审美,非常完美,可是看起来没有任何力量感。

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像是忍者,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不设防,没有放在心上。

到底是不是风影罗砂?

纲手不再思考,直接问道:“你和风影罗砂是什么关系?”

“被纲手小姐发现了。”

罗砂微笑道:“实不相瞒,其实我就是风影罗砂……的堂弟。”

你说的这个堂弟,到底是不是你自己?

纲手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不信任感,风影罗砂有堂弟么?

只凭颜值,眼前的小子确实称得上是忍界第一靓仔,符合外界对罗砂的称呼。

可是其他方面,譬如说力量、反应能力,完全不符合,这就很疑惑。

就当风影罗砂确实有这么一个堂弟吧。

堂弟都这么靓仔,那罗砂本人岂不是……再不济,也不会差太多吧。

“呵呵,看来你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这次是特意冲着我来的吧。”

纲手呵呵冷笑,无论是不是罗砂本人,肯定知道纲手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堂哥说,一定要尽我所能,把纲手小姐请到砂隐之城。”罗砂直接“摊牌”。

“那件事是不可能成的。”

纲手一口回绝,说道:“罗砂的年龄是二十岁出头,而我已经四十岁了。

双方相差几乎二十岁,你知道这是怎样的差距吗?”

罗砂摇摇头:“时间与年龄,是最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年龄、性别、乃至纬度,都无关紧要。只要真心喜欢,纸片人也可以是老婆。

“而且。”

纲手微微眯眼,伸手揪住罗砂的衣领,将其拉至自己面前,低声道:“相比于你的堂哥,我对你更感兴趣。”

罗砂嘴角抽搐:“原来纲手小姐喜欢这种调调?”

什么调调?纲手恨不得一拳打花罗砂的脸,但是仔细想想,如此有魅力的一张脸打花了,未免有些可惜,也就作罢。

送开手,寻思片刻,说道:“回到刚才的问题。

如果你能教我一定不会被发现的千术,那我可以去你的赌场做荷官。”

要恰饭的嘛,既然村子方面不存在压力的话,纲手也想看看,砂隐之城是怎样的一座城市。

“一言为定。”

罗砂整理了下衣领,告辞道:“堂哥教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感觉无事一身轻。

纲手小姐,我们砂隐之城再见。”

毫不留恋,罗砂挥挥手,转身离去。

望着罗砂远去的背影,纲手攥着手里的名片,那个堂弟到底存不存在?

“纲手大人,我们真的要去砂隐之城么?”静音弱弱问道。

“为什么不去?

有人愿意为我买单,而且还有薪水可以拿,在哪里输钱不是输。”纲手反问,顺便揶揄自己一句。

“那我马上收拾一下行装!”

静音的语气分外欢快,终于不需要为露宿街头而担忧了!

至于深入敌营,砂隐之城对木叶人而言不算敌营,尤其是对纲手而言。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本就有意让纲手嫁到砂隐去,这是纲手出走的原因。

现在纲手去砂隐之城,虽然有些打脸,但是安全方面、以及名义上都找不出毛病。

突然,纲手望向远方:十几名手持武士刀的浪客,鬼鬼祟祟跟在罗砂身后,尾随着他进入了一条小巷子。

“该死,那家伙赢太多了。”纲手暗骂一声,拍一下静音肩膀,追了过去。

所谓的店大不欺客,无论赢多少钱都能安然无恙离开,只是一种乌托邦式,自欺欺人的说法。

这样的赌场当然存在,但是微乎其微。绝绝绝大多数赌场的做法,就是要么人留下,要么钱留下。

那一行尾随罗砂的人,就是依附于赌场而生存的流浪忍者,专门收拾一些在赌场赢了大钱的人。

明面上,他们和赌场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懂得都懂。

每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黑暗与污垢。

纲手与静音的速度极快,三四秒钟时间就追上了那些尾随者,来到了巷子的转角处。

抬头望去,纲手静音齐齐一愣,倒吸一口凉气。

十几名流浪忍者被金属洪流浇筑成金属雕像,因为时间尚短,雕像表面还是通红之色,散发着热量。

没具雕像都是栩栩如生,表情生动,面部表情扭曲到极致,如同坠入阿鼻地狱的罪徒,被定格到了死亡时的一瞬间。

风影罗砂,对战三代雷影、五尾时使用过的招式。

“那家伙绝对是风影罗砂。”

纲手呢喃道,这种血继限界出现一个已经足够恐怖,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人掌握。

“纲手大人,还用收拾行装吗?”静音又问。

“用!”纲手点点头。

风影罗砂,出无意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主要是比意料中还要靓仔。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