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 第185章 短册街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漫威猎杀者 斗罗之葫芦 穿越斗罗之生死簿 漆黑之翼Variants 白环斗罗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恋爱流怪谈游戏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吾妻非人哉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在除大蛇丸外,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候,雾隐村就出兵了,雾隐村不是刚刚被罗砂安排过么?

他们怎么敢?

雾隐村来势汹汹,一路长驱直入,打了木叶一个措手不及,几天时间就打到了火之国腹地。

再翻过一座山越过几条河,就能打到木叶,不过几百公里的距离。

直白的说,木叶大意了,没有闪。在所有人都认为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没有人把雾隐村放在眼里,不认为雾隐村会动手。

情况紧急,木叶传奇忍者、双花红棍、二路元帅大蛇丸,自告奋勇要领军上阵,帅师伐国,砍下矢仓狗头,献于火影面前。

猿飞日斩深感欣慰,有徒如此,夫复何求?

两小时内,紧急动员了一千名忍者交给大蛇丸,雄赳赳气昂昂奔赴南方,终于拖住了雾隐众前进的步伐。

能在两个小时动员一千名忍者,且后勤不拉胯,已经算是比较不错的成绩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木叶又向大蛇丸方面数次派出援军,直到大蛇丸一步步从大劣势扳到均势,才暂缓了增派援军的节奏。

对拥有忍界第一后勤的木叶而言,均势等同于优势,打持久战,木叶可以以一敌三。

目前战场上的形式是,大蛇丸率领四千多名忍者,抗击雾隐六千多忍者,勉强势均力敌。

自来也、波风水门率领六千忍者,抗击云隐村AB兄弟率领的八千多忍者,整体上同样是势均力敌。

三个村子都尚有一些余力,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殊死一搏,这个时候谁先亮底牌谁就输了。

木叶一千忍者就能拖住雾隐村三千多人的先头部队,如果敌人一心想守要打持久战,即便是人数方面两倍于敌人,也很难摧枯拉朽解决掉敌人。

猿飞日斩有自己的考量,木叶已经被两个忍村围攻了,那第三个忍村还会远吗?

哪怕是手段尽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还不如留一张底牌,增加一些容错率。

对于这种情况,大蛇丸早有预料,老头子就是这样,不够果断,不是什么人都是大野木、三代雷影,各种全军出击、子午谷奇袭。

能有四千多马仔,大蛇丸已经很满意了。

一个月的鏖战中,原本自信满满,认为自己稳压矢仓的大蛇丸,越发心力憔悴了起来。

矢仓确实是五影中最菜批的一个,没有三尾加持,个人实力充其量算是准影级别,单打独斗完全不是大蛇丸对手。

问题是大蛇丸没有和矢仓battle的机会。

矢仓水影排面满满,战场之上无论去哪里,从来都是七大护法相随。

忍刀七人众作为雾隐村第一天团,虽不能与四战时的木叶F4相比,但也是排面十足。

每一名忍刀众,实力打底都是精英上忍。七个精英上忍+一个准影级别的矢仓,让大蛇丸疲于应对。

不是所有影级强者,都能对下手拥有吊打小朋友一般的压制力,罗砂与波风水门毕竟只是个例。

并且因为雾隐村血继限界忍者众多的缘故,整体上也不输木叶。

云隐战线不断有波风水门的战绩传出,今天砍死一个上忍,明天击退一只小队,木叶小太阳、黄色闪光名声大噪,隐隐有追上三忍的趋势。

反观大蛇丸这边,虽然四千人拖住对面六千人,势均力敌,但无论是人头还是助攻,大蛇丸都远不能和波风水门相比。

别跟我扯什么球队核心、组织进攻、策划进攻,劳资就问你有几个进球,有几个助攻?

足球届中,只用数据评价一名球员未免有失偏颇,但数据确实能反映出很多问题。

足坛个人最高荣誉欧洲金球奖的评选中,前场球员相比后场球员,拥有天然的优势。

大蛇丸晓得这个道理,愈发坚信罗砂的说法:原世界线中,成为四代火影的是波风水门。

人头狗,这谁顶得住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条腹中藏有求援信的小蛇,悄无声息溜进了砂隐村。

“废物。”

接到求援信的罗砂淡淡骂了一句,有些高估大蛇丸现在的实力了。

思虑片刻,分出一具影分身,离开了砂隐村,悄悄前往火之国。

离开的是影分身,此刻的忍界,没有值得罗砂全力出手的人,一个影分身就足以解决所有问题。

至于影分身的种种缺点,譬如不能承受太严重的伤害……

只要不被击中不就完事了?

目标是驰援大蛇丸,替他解决掉矢仓,然而罗砂进入火之国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前往战场,而是转道去了短册街。

雾隐村已经打到了火之国腹地,战场距离短册街也就几百公里路程,先把大蛇丸晾几天,不急。

此行短册街,首要目标是考察短册街的各种娱乐项目、设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参观短册街,有利于砂隐村后续的建设。

次要目标嘛……

漫步在街头,罗砂环顾四周,街道之上人来人往,没有一点紧张的氛围,果真应了那句诗。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纸醉金迷,没有一点紧张氛围啊。”罗砂感慨道。

一名恰好路过的赌徒听到这句话,嘴里嘟囔一句:“那是肯定的,因为短册街有那只大肥羊嘛。”

大肥羊?

罗砂眼神微眯,拉住赌徒塞过两枚金币,问道:“大肥羊是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或许是输光了钱,心情不算太好的赌徒被人拉住,本要发作,看到两枚金币后顿时喜笑颜开,抬头一瞅罗砂。

沃日,这小子好瘠薄帅!

压下心底的不平衡,赌徒满脸堆笑道:“两个月前,雾隐村还没有打过来的时候,短册街就不复往日热闹了。

毕竟,火之国在和雷之国开战嘛。

可是两个月前,短册街来了一位大人物,又让短册街恢复了昔日的热度。

那人也很奇怪,无论玩什么项目,无论和谁赌,都是十赌十输,偶尔赢一把,也会很快就输回去。

每天都要输上至少几十万元才罢手,有时来了兴致,一天就要输上几百万上千万。

久而久之,就有人拿她做明灯,无论她压什么,只要和她反着压,就一定能赢。

慢慢的拿她做明灯的赌徒越来越多,接连亏损的各大赌场同时发布了一条规定:凡是有她参与的赌局,只能和她压一样的选项。

不能拿她做明灯,大家干脆就和她直接赌了,慢慢的反向明灯就成了大肥羊。

那些因为明灯赶来短册街的人,也就没有离开短册街,而是每天寻觅着大肥羊,希望能从她手里赢钱。”

纲手姬牛批,一己之力拉动短册街GDP!

他妈的把她绑到砂隐村,那不就成了活招牌?

罗砂摩挲着下巴,别说是馋纲手身子打算集邮了,哪怕是为了砂隐村的发展,也一定要把她骗……请到砂隐村啊。

譬如说整一个性感荷官在线发牌,有伶个荷官能性感过纲手?

为了砂隐村,为了大义,罗砂决定再次牺牲自己的美色。

“大肥羊在哪里?”罗砂追问道。

赌徒人还不错,兴许是看出罗砂的想法,隐隐劝诫道:“大肥羊是短册街的带明星,只要她出现,那整个短册街就会轰动,根本不需要特意寻找她。

不过小兄弟,我劝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她可是木叶隐村出来的大人物,虽然赌品好从不拖欠赌债。

但这两个月调戏过她,打算对她动手动脚的人,都被她打的骨断筋折。

赢她点钱,凭你的美色色诱她就行了,我觉得希望很大,但是千万不要动手动脚。”

慕了。

罗砂点点头,放开赌徒,在短册街逛了起来。

一家温泉旅馆中,睡眼惺忪的纲手从床上爬起来,春光乍泄。

揉了下眼,打个哈欠,迷迷迭问道:“静音,现在几点钟了?”

“已经下午两点钟了,纲手大人。”

小姑娘静音端来水和洗漱工具,伺候纲手洗漱,又将粥温了一下,端到纲手面前。

原剧情中,静音虽然看起来很幼齿,很平,像是鸣人的同龄人。实则静音的同龄人,是照美冥才对。

自幼被纲手收养的静音,两个月前被纲手带出了村,目前暂时性的从医疗忍者转职成了保姆,负责照顾纲手的日常起居。

掏出手帕递给纲手,小姑娘静音忧虑道:“纲手大人,我们还不回木叶么,已经出来两个月了,这样不太好。”

“这很好!”

纲手接过手帕擦擦嘴,而后一拳锤在桌子上,胸前的波涛汹涌起起伏伏,愤懑道:“那个老家伙,居然想要让我嫁给风影罗砂。

我和这种想要卖徒求荣的老家伙,没有什么好讲的,什么时候他知错我再回去!”

“可是我觉得风影罗砂挺好的啊。”

静音收拾着碗筷,憧憬道:“我听说风影罗砂是忍界最帅的男人,也是最强的男人。

如果能够嫁给他,也挺不错的吧。”

“肤浅。”

纲手撇撇嘴角,十分不屑:“再帅能帅过小水门,再强能强过我大爷爷?”

纲手对波风水门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对他木叶靓仔门的名头也是闻名已久,在纲手看来,水门应该就是忍界第一流的帅哥了。

风影罗砂所谓的忍界第一靓仔,未免太过言过其实。

静音揭过罗砂不提,又说道:“可是哪怕和火影大人闹别扭,现在还是返回木叶比较好吧。

雾隐村已经打过来了,大蛇丸大人和自来也大人都在前线,我们还在短册街……”

纲手神色顿时黯淡下来,落寞道:“现在的我,哪怕回到村子,又能够做些什么呢?

不能上战场,又不能拿起手术刀,已经是废人一个了。”

恐血症状态下的纲手菜批到了什么程度?菜批到上忍水平的药师兜都能吊打她。

这要是上了战场,那还不全露馅了?

很快,纲手就重新振作起精神,双拳紧握,伸了个懒腰,元气满满道:“呦西!

总感觉今天运气不错,能够大赚一笔的样子,让我们再去街上,杀那些赌徒们一个片甲不留吧!”

静音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钱包,身为纲手的保姆兼管家,静音是晓得纲手输了多少钱的。

两个月时间里,一亿五千万元的积蓄,输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最后几百万元。

换算一下,平均每天输250万……

都他妈的输得要露宿街头当掉裤衩子了,哪来的自信能够赢钱?

但是静音也没有办法,自己不是话事人,只能听之任之,只希望纲手大人能够有点逼数,留下够吃饭住宿的钱。

两个小时后,纲手双手颤抖,掀起自己底牌的一角,心中激动万分!

三,一定要是一张三!

这局赌的很大,连续输了两个小时纲手有些上头,在对手的挑衅之下,一口气压了两百万两!

这已经算是惊天豪赌,在纲手出现之前,这样的赌局在短册街并不多见。

“三,三!”

“三,三!”

纲手身后,里三圈外三圈的赌徒也如同疯魔一般,齐齐高喊,希望大肥羊能够赢一把。

这把赌的是扑克牌,规则很简单,每人两张牌一明一暗,A最大2最小,对子大过单牌。

对家明牌是6,已经亮了底牌,一张A。

纲手的明牌是一张3,想要赢下这一局,底牌一定要是3,凑成对子才行。

哪怕底牌同样是A,也会因为另一张牌大不过6,输掉这一局。

纲手做贼般揭起牌的一角,偷瞄一眼,脸顿时变得煞白,失了颜色,底牌是一张K。

“静音,我们还剩多少钱?”纲手偏过头悄悄问道。

静音掏出钱包,打开亮了一下。你看,空的,什么都没有!

纲手吞咽一口唾沫,没记错的话,订下的旅馆房间入住截止日,刚好是今天。

天要亡我?

“哪怕你把底牌看出花来,它也不会变的,快开吧。”对家眼神得意,催促道。

正当纲手穷途末路,打算掀开底牌时,一阵慷慨激昂的音乐响起,众人齐齐向赌坊的门口望去。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大门打开,几只象征着和平的白鸽飞过。

一名身着黑色燕尾服,酒红色头发梳成大背头,靓仔到难以形容的青年走了进来,龙骧虎步,霸气外露。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