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 第179章 打一棒给个甜枣【求订阅】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漫威猎杀者 斗罗之葫芦 穿越斗罗之生死簿 漆黑之翼Variants 白环斗罗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恋爱流怪谈游戏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吾妻非人哉

“唉,真的么?”

小姑娘照美冥懵着一张小脸,指着自己的疑问,这难道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斗胆问一下,你要这么多女性血继限界忍者有什么用?”矢仓弱弱问道。

罗砂拍打矢仓的肩膀,回道:“我希望你我两村,能够永结秦晋之好。

当然,主要是因为砂隐村并没有什么血继限界忍者,我想尝试一下,能否在人为的情况下,优化一下砂隐村的血脉。”

慰安妇?

生育工具?

矢仓怒牙一咬,就要去夺罗砂手中的短刀:“禽兽!

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哪怕我矢仓切腹自尽,也绝不允许自己村子中的姑娘,被你肆意羞辱。”

罗砂微微一怔,而后反应过来,矢仓应该是想歪了,毕竟,中国历史上也有相似的事情发生。

北送末年南送初期,在著名大送皇帝、大金纯臣完颜佶、完颜构父子的努力下,成功帮助金国攻破了大送。

不仅抢钱抢粮,连贵族女、皇室女、公主、嫔妃、皇后都抢了去,仪容出色一些的,就为奴为脾。

待玩弄厌了,就直接当做食物煮掉。

在将女性带离送都的过程中,怀孕的皇后因为被直接放在马背上颠簸,导致流产。

送徽宗完颜佶则是被当做宠物圈养的起来,听说连小勾勾都被割掉了。

之后的送高宗完颜构建立南送后,更是不思进取沉迷纸醉金迷的江南,岁岁朝贡大金,以臣子之礼侍之。

再往后的风波亭、莫须有等事件,不多赘述。

罗砂一副老乡你误会了的眼神,详细解释道:“我罗砂确实有侮辱你的意思,但我绝不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去侮辱别人。

与其说是索要,倒不如说是迁移更合适。

我希望从雾隐村,迁移二十名未婚的年轻女性忍者去砂隐村,只要她们能够将自己当做是真正的砂隐人,那便能享受到真正的砂隐人待遇。

对外,她们也可用我的同族亲戚自称。

唯一对她们的限制,就是一定要在二十五岁之前,或者抵达砂隐村三年内成婚。

结婚对象她们自己选,但一定要是砂隐村的忍者。”

奴隶、黑兽、强迫之类的,看看小刘备,或者夫妻间玩一下情趣就可以了,真做出来,那无疑代表着人性与文明的退步。

罗砂一向主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但有些事,畜生可以做,自己则不能做,更何况雾隐村还没做诸如此类的事呢。

矢仓轻舒一口气,这么解释,那就容易理解多了。

罗砂又掰着手指,向矢仓详细解释,自己的具体想法。

这批女性血继忍者,将以和亲的名义,嫁到砂隐村,村子中会为她们每人都分配一座宅院,以及丰厚的家产。

前提是,她们一定要以砂隐人自居,并且要在三年之内选择一名砂隐男性忍者成婚。

看中哪个男人,双方郎有情妾有意后,需要向村子报备,由村子调查一下没有问题后,就可以成婚。

这个成婚的过程,可以是嫁,也可以是男性入赘。

如果未来能够诞下子嗣,将会得到村子的丰厚奖励。如果子嗣能够继承母亲的血继限界,那将会再次得到一笔奖励。

总之就是人上人的生活。

其实和生活在雾隐村也没差,血继忍者在哪里都是人上人。

罗砂做的,不过是给了她们一个好听的名分,以及更加丰厚的物质待遇而已。

很人道,也给足了矢仓面子。罗砂如此解释,自然不是说怕矢仓,主要是自己的声誉问题。

尚未完全舍去人性的罗砂,还是很看重这一点的。在前世也一样,监狱中地位最低的就是是强坚犯。

里子面子都给足了,矢仓可以接受了,但还是期期艾艾道:“这里还存在一个问题。

村中尚未婚配,并且适龄的女性血继忍者,并没有这么多。”

一番讨价还价,矢仓将人数砍到了十名,算上照美冥在内。

村子血继家族那边,自然是由矢仓去做工作,罗砂没那个闲工夫。

一开始,听闻要赔女人的各大家族族长火冒三丈,这么侮辱人的么,给他拼了,火并走起!

矢仓一番好言相劝,讲事实摆道理,将罗砂的话复述了无数遍,才将各大家族安抚下来。

几大家族一琢磨,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这就等于是将族中的一支,迁移到了砂隐村。

等将来雾隐村扑街,或者族中和村子闹翻的时候,未尝不是一个退路。

心里各有盘算,好在是终于答应了下来,紧急唤来村子中适龄的女性,叮嘱她们许久,才送到罗砂面前。

一齐送到罗砂面前的,还有几份资料,有关这些女性忍者的资料。

罗砂审视着资料,并与站在眼前的九名年轻女性一一对照。

年纪普遍在十五到二十五岁中间,样貌都不能说差,最次的扔到前世校园里,也能被好事者评个班花。

罗砂算是看明白了,作为一个原型为漫画的世界,忍界中基本找不到太难看的人。

哪怕是歪瓜裂枣的砂隐,最大的问题也只是剧情忍者过少,导致没什么俊男靓女。

所谓的歪瓜裂枣,是与其他人对比出来的,严格上来说都不差。

一个是可以的,一个是不错的,一个是好的,一个是更好的,砂隐普通忍者的颜值,多为第一个档次。

罗砂以前是第三档,现在则是第五档,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颜值都说的过去,这几名血继家族的女性,其他方面问题也不大。

三名雪之一族的忍者,其中两名已经觉醒了冰遁。六名辉夜一族的女性,无一觉醒血继限界。

尸骨脉的觉醒难度比其他血继限界更高,并且觉醒者多为男性,因为女性的骨骼强度,天生会弱一些。

在族中地位并不高的六名辉夜族人,眼神中除了远离家乡的忧愁之外,还隐隐流露出一丝期待。

罗砂给出的条件太高了,比她们在族中的待遇,还要高。

在辉夜一族中,因为觉醒概率微乎其微,女性一般是作为男性附庸而存在。

你不能指望满脑子都是干架的辉夜一族,会优待那些战斗能力低下的女性。

望着罗砂那有些不信任的眼神,矢仓拍着胸膛,以自己的人头做担保。

哪怕那些没有觉醒血继限界的姑娘,血液中也绝对流淌着血继家族的血。

打消了罗砂的疑虑,矢仓开始着手解决照美冥的问题,做她的思想工作。

老实说,照美冥是偶然中才发现的,她并不是出身于任何血继家族,双血继完全是基因突变的产物。

这种人是矢仓一定要争取的,所以他对照美冥倾注了太多心血,完全是将其当做女儿来看待,没错,女儿。

如今为了保全村子,需要把照美冥嫁到砂隐村,矢仓还有些不舍,多好的继承人啊。

矢仓犹豫再三,心中打好腹稿,刚要开口,便被照美冥打断。

小姑娘挺着小有规模的胸脯,慷锵道:“水影大人,您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如果只是牺牲我一个人,就能够保全村子,那么我愿意为村子做出牺牲。

我唯一不舍的是,嫁到砂隐村后,就要和雾隐村断绝关系,但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说罢,不时用眼睛偷瞄罗砂。

矢仓微微一怔,这么明事理?

第一件事顺利解决,罗砂大手一挥,使用砂金制作出一架徒有其表的飞机,让姑娘们坐了上去。

而后,将矢仓拉到一旁,低声道:“第一件事解决,但更重要的,是第二件事。

不过,我认为你会答应这件事的。”

“哦?”矢仓疑问,这么笃定,吃定我了?

貌似确实被吃定了。

罗砂点上一根烟,娓娓讲述道:“半年前,我在雨隐村行动时,遇到过一次大蛇丸。

他撞破了我的一些秘密,当时我们两人起了冲突,我赢了,却没成功做掉他。

之后的半年时间里,我和大蛇丸又遇到过几次,但都有旁人在场,我不想和木叶起冲突,所以就没用动手。

索性就交给你来做,第二件事,就是把大蛇丸的尸体,带来见我。”

这种说法有种种漏洞,但是由不得矢仓不信,因为罗砂拳头更大,因为矢仓想要去信。

矢仓正太之躯一振,这他妈的可真是瞌睡了就遇到枕头,化缘的遇到施粥的。

这不巧了不是,这不巧了不是,我他妈的也早就想对木叶下手了。

矢仓情绪激动,只要你想对木叶下手,那咱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你要是不满意,那你就管我叫哥,我管你叫爸。

矢仓双手一抖握上罗砂的手,颤声道:“这件事,请务必交给我们去做。

你刚才说了吧,两件事都答应下来,你会支付给我们一笔资金,我想知道,那笔资金有多少?”

矢仓知道,罗砂就在这里挖好了坑等着自己跳。

先打一棍子把雾隐村整的服服帖帖,然后再给个甜枣,用钱收买自己,让自己心甘情愿的遗忘掉仇恨,拿钱去买战用物资然后去捅木叶刀子。

大蛇丸深居木叶,想做掉他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攻打木叶,除火影外,木叶可以派上前线的影级战力,仅剩大蛇丸和纲手。

攻打木叶,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把大蛇丸钓出来,然后做掉他。

矢仓知道一切都在罗砂的计算之中,但是他不介意,只要给的钱够多。

罗砂翻出一份卷轴,扔给矢仓,问道:“足够么?”

卷轴中一根根金砖码的整整齐齐,每根重一公斤,整整五千根,也就是五吨黄金。

折算成忍界通用货币,大概价值十亿两,扔到砂隐招商办走流水,也要三天才能走完。

对罗砂而言,钱是最他妈不值钱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黄金只是一种金属,远不如等值的食物、药品重要。前者罗砂手一搓就能出来一堆。

莫说是金屋藏娇了,花费一些时间,来个金村藏娇都没有问题。

而这笔钱,主要也不是给矢仓,而是留给鬼鲛的。

未来通过鬼鲛遥控雾隐村时,肯定要大刀阔斧做出一些改革,改革就需要钱。

直接给钱不太合适,会被外人看出自己和鬼鲛的关系,不如先给矢仓。

十亿两,矢仓玩了命的造作,重建、战前准备,撑死也就造作个三四亿,剩下的钱也足够未来雾隐村用一段时间。

而矢仓,在这其中,就只是充当一个把钱洗白的工具人。在地球,十亿黑钱洗钱团伙走一遭,能剩下三五亿,那折损率都算低的。

矢仓将查克拉浸入卷轴中,一眼瞥去满目金光,闪瞎氪金狗眼,这得多少钱?

雾隐村作为五大忍村之一,每个月的流水,肯定能够接近,或者不止十亿两。

但流水是流水,现金是现金。黄金,是比忍界通用货币还要保值的硬通货。

取出一块金砖极其专业的掂量一下,而后大概做出计算,矢仓心懵万分,倒吸一口凉气。

嘶……

恐怖如斯!

整整十亿两,扔地下换金所,能买大蛇丸的命十次,这太壕了。

不愧是徒手就能搓出来金矿的男人,忍界首帅、忍界首富实至名归。

早知道如此简单就能拿到这么多钱,那还打个屁的砂隐村,一路跪舔过去,姿态低一些,不就成了么?

虽然把黄金置换成资源,还需要一个步骤,一段时间,但矢仓完全不介意。

“足够了,完全足够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矢仓想就这样拉着罗砂的手永远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罗砂用力把手抽回来,往自己裙摆上擦了擦,劳资的手是用来摸姑娘的,不是用来被你揩油的。

拍拍矢仓肩膀,用最温和的语气说出了最恶毒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在三个月内,把大蛇丸的尸体送到我面前,我不想等太久。

我这个人一向没耐性,很容易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下次因为某些原因再来雾隐村,我可就不会如此好说话了。”

“一定!”

矢仓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哆嗦,担保道。

重建工作不能耽误太久时间,一定要尽快准备攻打木叶的事宜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