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至尊狂婿 > 第22章 和丈母娘的第一场交锋

都市之至尊狂婿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穿越后我成了国宝级大佬 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 超级科技领航者 谋爱成婚:总裁老公爱撒糖宁浅封肆夜 宁浅封肆夜 谋爱成婚:总裁老公爱撒糖 男神系统:开局八十亿 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直播间的神豪

晚上十一点多钟。

韩修尘站在沈家别墅面前,摸着下巴有些不知道该翻墙进去呢,还是该按动门铃让里面的人给自己开门。

思考了那么几秒钟,她见沈红妆房间的电灯还是亮着的,最终决定按动门铃。

在他按下门铃没一会儿,别墅的房门打开,一个身上穿着黑色睡衣的女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顶多三十岁上下,五官极为的出众,而且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和成熟的风情。

看到她,韩修尘心中大概猜到这位就是自己的丈母娘了。

只是他有点奇怪,为什么自己这个丈母娘看上去还这么年轻。

貌似沈红妆都比自己大三岁左右的样子吧。

自己这个丈母娘就算生下沈红妆的时候很年轻,也不应该保养得这么好啊,脸上一丝皱纹都看不到。

“我还以为你跑掉了呢。”

在韩修尘打量舒绣的时候,她已经给韩修尘打开了门,让他走了进来。

转身重新往别墅里面走着,她轻飘飘的对韩修尘说了那么一句。

听到舒绣的这么一句话,韩修尘的眼皮轻轻一跳,用着听不出什么语气的声音开口说道:“找到机会肯定是要跑的,我这不是还没有找到机会嘛。”

“是我女儿不漂亮,还是我这个当丈母娘的不够妩媚?你居然舍得跑?”

那已经走到别墅门口的舒绣脚步一顿,转过身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似乎是觉得就算韩修尘是被韩倾卖过来的,哪怕心里面有怨气,但是见到了自己那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儿,再加上自己这个风情万种的丈母娘,也不应该有跑掉的心思啊。

“看得见摸不着,我自然舍得跑。”韩修尘双手抱胸的看着她,语气非常的冷淡。

媳妇儿再漂亮,丈母娘再风情万种,可就好像隔着一台电视看人一样,心中就算有万丈欢喜,也因为无法触碰而心凉彻底。

当然,韩修尘也不会因为舒绣的这一两句调侃,就觉得这个丈母娘是个易处之辈。

自家那混账老爹可说过,舒绣是个心思深沉之辈,现在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但心里面指不定在想着什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事情呢。

“笨,难道你爸没给你说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喜欢强势一点的男人?”

舒绣白了韩修尘两眼,风情款款的走进了别墅里面。

韩修尘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摸起了下巴。

很多女人或许都喜欢强势一点的男人。

可是沈红妆那女人比较邪门啊,她的实力让自己都感觉有点心悸。

对她强势,自己反而可能会挨打。

可不能够对沈红妆强势,那么自己难不成对舒绣强势一些?

这万万不行的啊。

舒绣怎么着都是自己的丈母娘,哪怕是名义上的丈母娘,自己也能够越轨啊。

“哎!”低声一叹,韩修尘走进了别墅里面。

他来到沙发面前一屁股坐下,瞥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舒绣,双眸深沉的说道:“你要看电视就上楼去看,别赖在我这里。”

身上盖着一床毛毯的舒绣双眸看着电视,听到韩修尘的话后她头也不扭的说道:“这里是我家,房产证上写的是我名字。”

她的一句话,直接给了韩修尘一个暴击。

就在他整理思绪,迅速思考以什么话反击的时候,忽然舒绣似乎想到了什么,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别告诉我,你进了我沈家的大门后,每天就是睡在这沙发上。”

“不睡沙发,难不成睡你屋?”韩修尘语气冷淡的看着舒绣。

小样,你女儿邪门自己不太敢招惹,难不成自己还怕了你不成?

就你这样的弱女子,再来十个打嘴炮都打不过自己。

至于动手,不是他吹牛,一根手指就能够让她乖乖的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丝毫。

“我无所谓,就怕你不敢。”

韩修尘觉得打嘴炮舒绣不是他的对手。

但在舒绣的眼中看来,韩修尘就是一个才出社会的小青年,简直太青涩了。

自己随随便便一两句话,就能够KO他。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家韩大爷这辈子就没真正的怂过。”舒绣那脸不红心不跳的一句话让韩修尘心里面有些发慌。

虽然明知道舒绣是在调侃自己,甚至是在挤兑自己,可依旧心慌得很。

不过做为男人,他怎么可能怂。

强行提着一口心气反呛了起来,他又站起身很是直接的问道:“你房间在哪,带路。”

舒绣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二话不说就往楼上走了去。

见她没有半点的纠结,韩修尘只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他稍微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不要怂,鼓起勇气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韩修尘就来到了舒绣的房间外。

舒绣打开房门,就走进了那紫色装饰,显得极有韵调的房间中。

坐在大床上,她稍微翘着腿轻轻的惦着脚上的拖鞋,伸出手轻轻的对韩修尘勾了勾,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欲说还休。

似乎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哼,四五十岁的老娘们了,居然还想要勾引你家韩大爷,真以为你家韩大爷生冷不忌啊。”

看着舒绣那一切显得非常正常,但总感觉又不太正常的举动,韩修尘感觉全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但他强行让自己冷静着,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不屑的冲着舒绣说了一声,然后拉扯房门一下子关了上,随即连忙朝着楼下跑去。

“年轻人就是不禁逗。”舒绣在房门关上的时候,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不过才笑了那么几秒,她的表情又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他居然说自己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娘们,看来是得好好给这小子上上眼药,让他知道这里是自己家,而不是他家。

很快,舒绣就把脑海里面的一些思绪抛开,脱掉鞋子睡在了床上。

今天,丈母娘和女婿的第一场交锋以舒绣完胜,韩修尘完败的结局收尾。

那个完败的人睡在沙发上面辗转难眠,脑海里面不时的蹦出沈红妆和舒绣的影子,让他极为咬牙切齿。

而完胜的人心里面也不是非常的不得劲。

要睡着的时候,好像耳边又响起了韩修尘关门时说出来的那句话,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