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五章 引火上身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荒岛之王 医路坦途 领主之兵伐天下 国啤(秦东) 主角秦东 傲世神婿赵君昊凌霜月 赵君昊凌霜 傲世神婿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古武狂兵

“你真要从军?”

“真要!”

“儿啊,你听母亲说。”

……

婚房中。

喜庆的气息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去。

然而,此时房间中,苏莺儿却不由得用手撑着脸,脸上挂满了愁怅。

厅堂中。

李纵与李父李母的对话,此时还在她心头萦绕。

没想到……

她都看得那么开。

不过……

她是真的看开?

她才刚刚入门不到一天,就被丈夫告知,他要去从军。

这即便是作为一个世家的新媳妇,怕都是不可接受的吧?

所以……

父母亲他们那样的反应,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能是她对他的感情还不太深。

此时听得他想去从军,倒是比两位高堂,还要镇定许多。

“三娘三娘,刚刚是怎么回事?”

“听说李家五郎,也就是姑爷要去从军?”

这不!

这事很快也被吹到与她一起过来的陪嫁丫鬟小清的耳中。

小清那个着急啊。

从军那就等于是打仗,打仗那就意味着一年也见不上几次。

要是姑爷去从军了,那她们三娘子可怎么办?

面对自己从小一起玩大的贴身丫鬟小清,苏莺儿也是白了对方一眼。

一惊一乍的,这像什么话。

“三娘子,是不是真的?”

丫鬟小清又问道。

苏莺儿也是点了点头,道:“是真的。”

“那可怎么办?”

“姑爷怎么像个傻子一样,谁没事会想去从军?”

苏莺儿也是瞪了她一眼。

道:“别胡说!这是夫君的志向,作为妻子的我,理当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他。”

但是丫鬟小清却不是这么想的。

“早知道就不嫁过来了。”

说完,又赶紧闭嘴。

……

然后在李父李希言的房中。

经过他的再三审问,儿子都说真要。

他这个为父的,也很难办。

他自然是不想看到自己儿子去从军的。

但若是他真要去……

“哎~”

叹了一口气,他只好提笔,给朋友送去一封信,看看能不能给李纵在州郡兵中,谋一份差事。

最好是那种,从军书记,不一定一直住在军营当中。

只是……

他儿子的性子,他清楚,他会同意吗?

又想了想,还是不得不搁下了笔。

如今天下大致可以分为天子军,以及郡国军。

天子军顾名思义,就是拱卫京师安全的。

属于中央军。

然后郡国军呢。

则是拱卫州郡或者是封国的军队。

前者的前程自然比后者大。

不过,郡国军有时候其实也是天子军的补充。

因此,这不能一概而论。

他倒是可以把儿子送进天子军中,可问题是,离家太远了。

郡国军倒是近一点。

甚至因为是地方军,所以不会有天子军那么严格。

可操作的空间大得多,一上来就给个高位,这样一来,让李纵不用住在军营,至少不用长时间跟莺儿分开。

为了自己这儿子,李父也可以说是操碎了心。

正当他想好,终于又准备下笔的时候……

外头。

此时也是很快便传来了李纵的声音。

只见李纵大声地说道:“父亲父亲!手下留情!”

自己父亲的性格,他太清楚了。

既然他说要去从军,他父亲肯定第二天就给他写好介绍信。

问题是……

“我开玩笑的!”

“你不会现在就给我写举荐信了吧!”

见到李纵飞扑进来,而且按住他的笔。

李希言也是不由得抬头望了望自己儿子。

他的头微微地往右仰了仰,看着李纵说道:“你方才说什么?”

“开玩笑的。”

“我说要去从军什么的,都是开玩笑的。”

这下就轮到李父不懂了。

问道:

“开玩笑?你这是何意?”

李纵便道:

“这不是随口说的。”

一边说,李纵一边找了块地,躺下。

又接着道:

“谁会那么蠢,去从军。”

李父:“你把话说清楚。”

“都是骗莺儿的。”

这就更是让李父听不懂了,你这好端端地骗自己妻子干嘛?

知道父亲一定不会懂。

李纵便道:“她问我有什么本领,然后我回答说我箭射得很准,之后她又问我喜欢文,还是喜欢武,那我当然说武,你是知道的,这五年来,我从未看过一本书。”

“逆子!你还好意思说?”

“诶诶,别激动!”

“然后她知道了我喜欢武,便又问我,‘那夫君日后是想要上战场,杀敌建功?’”

“我就说,或许吧。”

“然后她就觉得我将来肯定是想从军,这可不怪我。而且父亲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想出门,只想混吃混喝当个废物。”

他这话说完,老头子已经来到他身旁,而且用指节敲朝着李纵的脑袋就是来了一记猛的。

“痛痛痛!父亲,你这是想谋杀吗?”

李父也是被气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不过还好,李纵却是知道的,这老头子身子骨还硬朗着呢。

“你这竖子!你还好意思把这个说出来?”

这时李纵也是觉得过分了,便慢慢认真起来,说道:“父亲,您别激动,虽说不出门,但是也不是说你儿子我就什么都不做。”

“那你说说你能做什么?”

李纵这时便道:“著书,我闭门著书。”

这答案倒是李父有点没有想到的。

李希言便道:“著书?”

“对!”

“你能著什么书?”

“如今还不好说,不过我自有考量。一年!不,半年!只要你给我半年时间,到时候若是真的不行,那就随便父亲替我安排出仕。”

“此话当真?”

“当真!君子一言,四条马都难追!我李纵,说话算话。不过这里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请求。”

“那就是暂时别跟莺儿说我不去从军了。你就表现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而且,不愿意让我去的样子,也不愿意替我引荐。”

李父完全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只能说……

他认真地看了看自己儿子,好像自打五年前的那场大病过后,他的性子就变了,许是也正因为曾经面对过一场生死,才让他变得如此不羁。

“也罢!”

李父便叹了一口气,“你母亲那边我会去说。你别自己引火上身。”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