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二章 忽然有意思起来了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荒岛之王 医路坦途 领主之兵伐天下 国啤(秦东) 主角秦东 傲世神婿赵君昊凌霜月 赵君昊凌霜 傲世神婿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古武狂兵

十二月的天气很好,头顶是有规则排列的云层,天空是一条大鱼,身上是一列列的白云做鳞,间以蓝色的背景。

苏莺儿本以为她闭一闭眼,这洞房花烛很快就过去了,可事实上,却比她想象以及从她相熟的姐妹当中所听到的要长得多。

……

翌日。

两人在简简单单的交流过后,便去拜见了李纵的父母,李纵父亲这几天是告假回来的,此前一直在京师任比部侍郎,主要是管刑罚一类稽核簿籍的事。

这官好像听着没那么重要,但在朝中,那也绝对是清要之职,不容忽视。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

“家妇苏莺儿见过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请喝茶。”

“好好!”

李纵他娘姜珍此时看着这位入门才一天都不到的儿媳,也是乐得笑开了花。可能李纵自己不觉得很特殊,那是因为他前世美女看多了。

只要我手机再往下滑,你十分钟之内就会被我给完全忘记。

可在这个时代,要出美女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苏莺儿,恰恰就是这一带最负盛名的美女。

谈颜值就太过于庸俗了,而且颜值这种东西,各花入各眼。北方人的审美标准,就不一定与南方的相同。

那就谈一些更加容易比较的。

据说她三岁学字,五岁学诗,七岁学画,九岁学绣,十二岁学织锦。到得及笄之年,已是姿容绝丽的书香闺秀,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姜氏那曾想到,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竟然会被看上。

为何要说李纵不成器,因为如今都二十了,这人还不想出去打工,正如女的到了十五岁后,对自己的婚事就开始急了,而李纵,对于当官什么的,也是没什么兴趣。

这一年来,其父曾替他物色了几个不错的官职,都被他推掉了。

如今却是好了,虽说当官出仕没当成,但是,也算是成家立室了。

以后,来自家室的压力,将会推着李纵往前走。

就是李纵想不出去打工,那都不可能了。

“莺儿啊,到了李家,不用见外,就当做是自己家就可。”

“对,而且,日后我们家这不成器的儿子,就要靠你来照顾了。”

李纵父亲,讳希言,字申甫,此时也是十分满足这门亲事,捋着他的须根,算是给新妇下了一个任务。

虽说自己被说成是不成器,不过李纵也没有反驳。

他这两世为人,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淡了。

穿越之前,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上班‘996’,赚的钱都不知道够不够以后拿来治病。

还好是孤儿,猝死穿越前,在那边也没有父母亲需要照顾。

穿越后好不容易能放松一下,怎么可能那么早就去上班嘛。

“父亲母亲说笑了,佩弦怎么可能是不成器之人呢。”

“你看,才进门第一天,就开始给自己夫君说好话了。不错不错!”

“希望你夫妻二人,日后能相互扶持,举案齐眉。”

“父亲,你盗用了我的成语。”

“举案齐眉是?”

然后李父便把某一天,李纵感慨自己父亲跟母亲真是举案齐眉的事给说了出来。

其实……

这成语本来背后的故事还是隐含约束女性的意思的。

但经过后世的引申,已经变成了夫妻之间相互扶持的一种表达了。

对了,李纵为了不反人类,还特意又将这个词解释成了,女的举案齐眉以后,男的也必须恭敬地接过。

就是把故事特意地说得和谐一点。

以表达夫妻之间的相敬如宾,互相敬重,互相照顾。

‘听到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

听完了以后,苏莺儿也是点了点头。

“其实……”

这时李纵也是道:“也不必那般夸张,天天这样弄,会让人心很累的,因此,莺儿你听听就好。”

苏莺儿这边也是点了点头。

只是她却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词,这倒是让饱读诗书的她,不由得对李纵刮目相看。

说起来……

她选中李纵并非是因为李纵有什么大才,第一个是的确好看,第二个颇有几分英武,第三,则是通过攀谈,发现对方说话方式、行为方式别具一格,跟那些庸碌之辈,也有着截然的不同。

当时的情况是她与父亲苏达礼去古刹烧香拜佛,首先看到李纵的是她,上去尝试问路的也是她,最后偷偷躲在暗处,观察自己父亲与他交谈的也是她。

苏达礼是见过李纵的,而且,还跟李纵在池畔边聊了几句。

其实不用聊,苏达礼也都对这个年轻人的第一印象十分不错了,当得知是李府五郎的时候,对这年轻人的感觉就更好了。

毕竟,这门当户对啊!

他女儿的心思他还不懂么。而且,自己女儿竟然主动让自己过来瞧瞧,这还是第一次。

只是苏达礼那曾想到,李纵根本不想出去打工。

他说自己暂时还没有出仕,正等机会。

其实哪是等机会。

他根本就不想去。

但苏达礼觉得他还年轻,前途依旧是无比光明的。

更别说,李纵有李父在,李父在京师当中,那也都是尚书郎级别的,想谋个好职位,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几乎不存在任何难度。

因此当即,在池畔聊完了家常后,也没对李纵作什么考试。

只是回头让人去打听了一下李纵为人。

得知李纵小时也是个小天才,就是可能身子骨差了点。

五年前还得过一场大病,但前些日子在池畔相见,感觉身子骨却是完全不成问题。

估计是自从得过那场大病以后,就十分注重身子锻炼吧。

见他射过几箭,都箭无虚发之后,苏达礼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又回头问了问自己女儿,是不是就这个了。

苏莺儿从矮个子里拔高个。

其实几天过去,她老早就把李纵忘得差不多了。

只记得他很会射。

然后对他说话方式、行为方式别具一格还留有一点点印象。

最后从自身情况出发。

点点头。

就他了!

不然,在如今整个炎澜县,也貌似找不到比他还好的了,除非是把年纪范围再调整一下。找个跟自己年纪相距甚远的。

可那自不是她想见到的。

如今已经嫁入李府,昨晚也都那啥了。正如已经拉开撒手出去的箭矢,都回不去了。

倒是令她没想到,自己这一时任性找来的夫婿,竟然还读过她没读过的书。

而且,竟然还能从中找出举案齐眉这么一段故事。

这让她顿时耳目一新。

本来都没打算对方能有多么优秀,不过现在却是忽然有意思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