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修真 > 我是半妖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她的笑容

我是半妖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青莲之巅 冰雪令 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从大佬村走出的幕后大佬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玄幻模拟器 我能复制万族天赋 玉虚天尊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苍怜面色蓦然惨白。

  阿绾自是知晓她因何事而分身,那名狐妖尚且沉睡于天一净池之中,若是火劫焚至九齐山,那只九尾妖狐,必然性命难保。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有心思去担心别人。

  阿绾锁链雷鞭裹挟烽火,清啸一声,锁链顿时于掌间消失,谁也未曾发现,她腕间细细银链所坠泣红宝石渗出一道浅浅光泽,融入锁链之中。

  下一刻,被甩出的锁链出现在那名神女宫弟子的头顶上方,自行绷断成两截。

  她心知不妙,必然暗藏杀机,可她又岂是吃素的,神宫学府学习神术已有千年,在神域战场之中亦是经历过无数场生死搏杀,纵然这妖女妖法诡异,能够杀死河伯神君。

  可要想这般随意一击将她杀死,简直是异想天开。

  她朝着虚空狠狠一拍,身影疾驰,不去硬抗,朝着同伴方向遁行而去。

  但她却是不知,方才那一击她成功伤到苍怜,对于同袍神族而言,她的确功不可没,十分了不得。

  可是对于阿绾而言,她的生命之涯,也就到此为止了。

  漫天风雪都好似裹上了一层雷音,崩断一截的锁链如光电分解,继而又散步成笼,化为四方光幕,随行笼下。

  而另一截长锁则是化作一道青蛇巨影,巨影含雷,蓄势俯冲而下,正是将那名女子当成轰杀目标,死死锁定。

  “天真!”

  女子伸出一掌,五指成锋,欲将手指化为锋爪撕开这浅薄无知的禁锢囚笼。

  可是她的指尖尚未落实真切触碰到那面光墙,只见一抹余辉在她指尖轻轻一掠,就听得“嗤——”一道极长刺耳的声音,犹如冰渐入滚油里的声音。

  钻心的刺痛让她面容都生出扭曲的模样。

  指尖的血肉色泽几乎淡得快要看不见,分明是一具实体肉身,却被消磨得透明,宛若灵体一般,那一寸指尖肌肤不知被什么可怕的力度夺走一般。

  她面色骇然,头顶上的青色巨蟒已经衔雷落下。

  透过薄薄的光幕,她看到同为神女宫的师姐们惊骇失色朝她奔来的身影,她们口中不断开合着,仿佛在说些什么。

  可是,这一刻,她什么也听不见。

  除了死亡的声音。

  青蟒将光色牢笼撞得支离破碎,包括那名女子的身躯,就连不灭的神骨都未残存半分。

  阿绾这一击毫不留情,杀伐残忍,饶是没心没肺的苍怜也不由将她多看一眼,心道平日里那个温顺可人的小乖蛇,怎么也有如此凶残的一幕。

  阿绾面上的血色仿佛被瞬间抽空,气海元力的磅礴抽取之势让她经脉有种痉挛的刺痛,一时一口元气难以转换,而更多的神族也同时朝着她们厮杀而来。

  烈火摇曳着旌旗,神族万千部落的高贵族腾在火光雷电中飘然而舞。

  阿绾目光轻动,心道是时候了。

  她捂心低头呕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如雪,声音沙哑急急道:“师尊,我们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此地。”

  正面交锋,不论是一对一的决战,还是面临千军万马。

  身为妖尊的苍怜,在持有战力的情况下,她还从未有过畏战而逃的经历。

  苍怜看了阿绾一眼,眸色深深:“逃?惊神令一出,神域之兵倾覆出征,如今的我,逃到哪里,哪里便是一片战火涂燎之地。”

  阿绾朝着大地伸手一抓,一道火浪翻涌而起,粗狂的火鞭朝着袭来的众神横砸而去,暂时阻止了他们进攻的脚步,同时她的面色也愈发苍白,凌厉于空中的身体也摇摇欲坠。

  她抿唇道:“师尊若是不离开,战火一路南至,九齐山上,师公的娘亲就保不住了!”

  “我知道!”苍怜死死咬牙,目光猩红:“小妖儿的娘亲,决不能有事!”

  “所以!”阿绾目光轻动道:“龙冢之地,那是诸神也敬畏的绝圣之地,那里沉眠着创世时期的太真祖龙,纵然是神界之人也断然不敢擅入那里。”

  苍怜目光有着短暂的失神,喃喃道:“龙冢之地……”随即她摇头:“那里不是我可以抵达的彼岸。”

  阿绾眼眸骤然深眯,随即舒缓张开,尽量将声音放缓:“为什么?”

  苍怜阖上眼眸的那个瞬间,眼底有悲伤划过:“因为使命,使命尚未完成,有愧于故土亡灵。”

  阿绾问道:“有什么使命,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吗?师尊,我们只是暂时避难,绝不久留。”

  苍怜睁开眼睛,目光极轻的看了她一眼,令世界万物战栗的雷火在她头顶熊熊地烧着,那火光落入她的眼中,却无法烧尽那双极夜长眸里的深深悲伤之意,那是埋于她心中多年无人倾诉的秘密,那双眼睛承载着过往不曾得到救赎的灵魂残烬。

  她缓缓说道:“我的使命,是自然的、无怨的、无憎的、自愿的安眠沉寂,永恒死亡,无法醒来。”

  在阿绾凝滞的目光下,她这般说道:“这,就是身为太苍古龙的使命啊。”

  她轻轻一笑,声音在风中散开,落入耳中,是那般窃喜,那般庆幸:“还好我有小妖儿,有他在,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却是可以在我这里终究一切。”

  阿绾一时间没有了言语,湛青色的竖瞳色泽深了几许,不知在酿着怎样的情绪。

  “不过阿绾说得对,没有什么使命是比性命还要更重要的,比起死在这群不长脑子的神族围攻下,那个使命的尽头,安眠在小妖儿怀中结局,才是我想要的。”

  苍怜牵起阿绾冰凉的手,一剑斩裂天火雷霆,前方裂开一道漆黑、古老、荒寂、却又透着无边吞噬之意的裂元空间世界。

  她牵引着阿绾的身体,将她带入那片无人触及的神秘世界里。

  她说:“阿绾,我不会让你再死一次了。”

  因为有守护,所以才会诞生使命。

  如今,她要守护的人就在身边,又何必固执纠结于过往的使命。

  她是一个笨蛋,不爱思考这种复杂难以抉择的事情。

  亦或者说,一开始就没有抉择的必要。

  因为她啊,想要守护阿绾。

  或许是此刻,苍怜的目光过于温柔,过于明亮,尽管悲伤之意尚未褪去,可她眼底的认真,从未有过一丝动摇。

  如此诚挚的、热烈的眼神,仿佛让阿绾一下子触及了来自她冰冷灵魂深处过于久远不曾触及的暖与疼。

  在被牵起手掌的那一瞬,她似乎有那么一下,是迟疑的。

  容不得她去深思些什么,她的眼瞳之中除了倒映出苍怜的双眸,还有无尽的漆黑。

  尽管迟疑,却也不曾迷茫。

  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纵横之道,冷心为上。

  阿绾之名也好,今日挣扎也罢,都只不过她谋得未来的一种手段罢了。

  看,多好。

  如今就这般简单的,轻易的达成了目的。

  接下来,只要她……

  只要她待是如何?

  还未参透,想清楚。

  握着她的那只温柔有力的手,却是忽然将她松开了……

  掌心失温,让她下意识地去捕捉那只手掌。

  可是,那只手掌却来到了她的肩头,将她用力一推!

  如此绝然,毫不动摇!

  逆风席卷之中,两人长发被烈火宵风卷得狂乱。

  阿绾怔怔地看着那名面容生得绝世的女子,在她身后,是海面地平线升起的微光黎明。

  她就站在破晓的黎明中,朝她轻轻笑了笑,血染的下巴尚有血珠凄美滴落。

  但是不能否认,这张笑容真的很美。

  然后有一束光,贯穿了这张笑容。

  血光渐满阿绾苍白的脸颊,血珠从她睁大颤抖的眼角里滑落。

  凄美的残躯自高空中跌落。

  神族的追杀曳然而止,因为任务似乎已经完成。

  阿绾身侧,那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失去了苍怜的力量维持,在缓缓闭合。

  可她却僵凝在半空之中,恍若未察那空间即将闭合,仿佛并不知道苍怜的死亡,再也无人能够开启龙冢之地,她的野心,她的霸业,终将毁于这场错失良机之上。

  分明,由她一人进入龙冢世界,反而能够更好夺得力量,满足她的野心。

  可是她没有动,在低头看着自己满掌的鲜血!

  手指,在颤抖……

  究竟,是谁在救赎谁啊?

你这个狂妄之徒。

她在想什么。

动起来啊,身体。

方才那一束足以贯穿万古的光,目标分明不是苍怜,而是她。

她已经将命格身份隐藏得这般完美,断不可能被人看出端倪。

可是天空之上,那双经纶浩瀚的伟大神瞳,视线已然落定在了她的身上。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逃!

必许逃进龙冢之地,她才能够得有一线生机,她才能够卷土重来。

可是为什么?

她现在正与那唯一的生路,背道而驰呢。

大雪化雨,滂沱入火海。

阿绾身后是铅灰色的天,是凄风冷雨,是诸神俯瞰苍生的眼。

而她身前,是漫漫无际火海,是地狱灵间,是坠向深渊的黄泉路。

那具无首的尸体从云端跌落,太古剑先行一步坠入火海之中,那道黑裙染血的身影好似一片残枯的落叶凋零而坠。

(98k子弹突突突)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