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言情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外甥像舅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豪门夫人又败家了 本宫不想当皇后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今天也要花光大佬一百亿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顾云黛赵元璟小说名字 顾云黛赵元璟小说免费阅读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顾云黛赵元璟 顾云黛赵元璟 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年代重新做人

周书仁到的时候,并没有进后院,而是和宁侯爷在厅内喝茶。

宁绪瞧着面无表情的周书仁,这人护短,抿着茶水想着,周书仁这只老狐狸,真的对容川没察觉吗?

如果是以前,他不会这么想,可随着接触,他不得不多想,周书仁活的太明白,明白的让他有错觉,周书仁可能发现了一些事情。

周书仁杯子里的茶喝完,放下茶杯,“侯爷还是有些准备的好。”

宁绪心里一紧,“你想说什么?”

周书仁没准备打哑谜,“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容川想要做什么。”

他思前想后,他被困住了,而能随意行动只有容川,容川是最对的利器,以前的容川尘封着,因为容川顾全大局,哪怕容川被算计,容川不在意,可今日不同,闺女是容川的心尖,这小子可不会这么就算了。

宁绪瞧着周书仁,因为胖了眼睛小了很多,这眯着眼睛好像就剩下一条缝,“你真了解容川。”

周书仁笑着,“我养大的孩子,我知道,容川这孩子看似很好相处,其实不然,能入他心里的人不多,说真的,我还没见过这孩子动怒,这次能见到了,所以给侯爷提个醒,多注意容川。”

宁绪拧着眉头,周书仁说得对,这次容川真的动怒了,只是,宁绪看着周书仁,这人真的没发现什么?为何给他感觉,周书仁好像知道容川回击不会被降罪?

周书仁继续给自己倒了杯茶,他给宁绪提醒,宁绪会更好的配合容川,别看宁绪这只老虎爬了窝,可猛兽依旧是猛兽,宁绪给容川收尾,他敲敲边鼓,容川才没有后顾之忧。

次日,竹兰没去侯府,她在家写帖子。

李氏翻看着帖子,“娘,咱家要办茶宴?”

竹兰揉了揉手腕,她早上吃过饭就开始写,已经写了不少,“嗯。”

李氏看着一叠子写好的帖子,有点发傻,“娘,邀请的人会不会太多了?”

竹兰看着写好的帖子,“这才写了一半,还有一半。”

李氏瞪大眼睛,自家很要办宴席,去年除了爹娘生辰,一共才办了两次,一次是赏花,一次是品画,可邀请的人并不多,基本都是关系比较好的。

这一次的帖子,好些她都没见过,“娘,您这次怎么邀请这么多人?”

这不是娘的性格啊。

赵氏将整理好的空白帖子放到婆婆面前,“娘,因为小妹吗?”

竹兰没解释,继续写着帖子。

赵氏和婆婆相处这么多年,婆婆没解释就是默认了,果然小妹动胎气,爹娘都发怒了,她还记得昨晚相公回来说公爹多可怕的样子。

赵氏心里有些慌,婆婆的阵仗有些大,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婆婆打算做什么。

李氏反应过来,她知道小妹动胎气,早上娘也说了小妹没事,现在看来不简单,咽了下口水,松开婆婆写好的帖子。

皇宫内,容川进了宫,爹今早已经将查到的给他看,上面的信息指向梁王,其实不然,只是嫁祸而已,真正的人没查到,却给他指明了方向,这张扬诡异的很,齐王和梁王先后中招,梁王更是当朝揍了张扬。

容川可清楚的记得,太子隐晦的提醒他离张扬越远越好。

容川坐在皇上的面前,不吭声,就是盯着皇上看。

皇上受不了了,“你有话要和朕说?”

容川委屈啊,他记得爹和爷爷说过,爱哭的孩子惹人疼,“臣只是昨晚做了噩梦,一时有些慌神。”

皇上是谁啊,顺着问,“什么噩梦?”

自己的儿子,当然要宠着。

容川一脸害怕的样子,“臣梦到个小姑娘管臣叫爹爹,可这孩子一身血,臣就惊醒了,皇上,臣多稀罕臣娘子,您是知道的。”

皇上牙疼,还是忍了,他当然知道,小儿子就是上门女婿,“嗯。”

“所以臣后怕,臣的娘子那就是臣的命根子。”

皇上懂了,这小子是给他做心理铺垫的,意思告诉他,谁动他命根子,那就是动他的命,从桌子下拿出几张纸,递给容川,随后继续看着折子。

容川疑惑的打开纸,瞳孔紧缩下,飞快的抬起头看着皇上,这是汇报给皇上的消息,现在给了他,这可比爹给的详细多了,容川脑子里一遍遍的想着皇上为何这么对他。

容川嘴没经过脑子,直接开口道:“外甥像。”

最后一个字没说,容川已经回神,外甥像舅,这几个字一直在他的心里,皇上给他的纸上,可是五皇子的人,今日爹给他标记出来过。

他今日来只是想示弱,并没有想求得什么,可皇上却干脆的给了他消息,他脑子一片混乱。

皇上抬起头,小儿子成亲后的疑惑,他自然察觉的到,这孩子不仅仅是怀疑了,以前不认那是局势乱,现在越来越明了清晰了,而另外一个势力,他已经基本知道是谁。

他左思右想,顺其自然,只是昨日的事,加快了进度。

太子一直在不远处,翘了翘嘴角,随后又低下头。

容川恍惚的出了政殿,拍了拍自己的脸,呸,一定是他想多了,又一想,他都觉得张扬诡异,更不用说皇上了,随后想到一定是皇上发现了张扬什么,瞳孔紧缩,对,一定是这样,皇上才不瞒着给他消息。

这么一想,容川瞬间觉得轻松了许多,那么他也没什么顾忌了。

户部,周书仁去了宁侯府,这都是消息,周书仁很少与宁家接触,这次一下衙门就去了宁侯府,惹人关注。

邱延都问了一嘴,周书仁也没满着,说了闺女动胎气,他过去看看。

邱延昨晚回家听娘子说过太子府出了事,想到太子府的邀请,这不是谁都能去的,太子妃邀请很难得到,周书仁的女儿被邀请不意外,他的谨慎告诉他,事情不简单。

随后的几日,张扬焦头烂额的,不仅仅是张扬,还有姚文琦,姚文琦已经连续三日被宣进宫训斥,更是跪在春日的寒风中,一跪就是一个多时辰。

而周家的茶宴也开始了,周家门口停了许多的马车。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