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修真 > 宗门打工人沈继 > 第100章:老兵油子!

宗门打工人沈继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青莲之巅 冰雪令 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从大佬村走出的幕后大佬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玄幻模拟器 我能复制万族天赋 玉虚天尊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想通了关节,沈继反倒放心了。

该来的注定是要来的,若是涉及到军方,就算是燕捕头,也帮不上什么忙。

沈继心里盘算着,过几天可以去春风营会会这个杜把总。

沈继便让老王不要太担心,该吃吃该喝喝,有什么事情,他来应付。

老王心思重,虽然沈继回来,他有了主心骨,但是一时之间也高兴不起来。交代完了工作,沈继这才到后面找到了宋伊甜。

宋伊甜见了赵力山,非常的兴奋。

难得在这里见到了她的第二个亲人,“大哥”、“大哥”地叫着,让赵力山也感受到了一股温暖。

醉仙楼的酒菜送到了,他们三个亲人在一起好好地吃了顿团圆饭。

沈继和赵力山表面上都挺高兴,但是心里都在为亨通当铺被“铁锤大侠”抢劫的事儿烦恼。

真正高兴的,或许只有宋伊甜了吧?

她吃老虎肉吃的可香了!

白天起来,沈继去了一趟衙门,找到了燕捕头。

燕捕头这时候正在为亨通当铺的案子发愁呢,看见了沈继,连忙请他坐下,还给他沏了一壶大罐茶。

沈继前一阵子也没少孝敬燕捕头,又是请他喝酒,又是送他茶叶的,两个人的关系急速升温。

当然,沈继主要还是想从燕捕头的身上观摩点法家的技能。

燕捕头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却是正牌的法家修士,而且已经升到了八阶,要不然也不能坐到这个位置上。

有一次,沈继把燕捕头喝多了,便借酒劲儿跟他提出了学习技能的要求,燕捕头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不过等沈继真的开始观摩的时候,就发现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法家的九阶修士名为衙役,核心技能名为“断罪”。

效果是当使用者确信一个人是罪犯的时候,对他的战斗能力都会大幅度提升。

罪犯犯得罪过越大,战斗力提升的效果越明显。

如果罪犯只是偷鸡摸狗之类的小偷,强化效果可能就是跑得稍微快一点。

但如果是杀人这样的大罪,法家修士甚至能单凭体术击败同境界的兵家修士。

可问题在于,此前的常宁县,一片太平。

唯一的一场官司,也是沈继手下的保安大队跟虎爷的金刀赌坊之间的互殴。

谁是谁非,燕捕头心里跟明镜似的,“断罪”的效果根本没有触发。

而且沈继是当事人,也没办法跟着燕捕头走来走去,所以沈继就一直没能观摩到法家修士的神通。

燕捕头为了给沈继机会,还亲自出去巡了一下街。

但是他穿着一身公差服,腰间别着刀,一脸的凶气,谁见了都想躲远远的。

那些小偷小摸看见了,早就跑了,沈继依然是一无所获。

不过这回好了,不用找案子了,案子自己撞上来了,想不观摩都不行了。

燕捕头连忙让沈继喝几口茶,就算是丢了东西,也不要着急。

“从作案手法上看,像极了铁锤大侠。”燕捕头道,“而且前几天常家被盗,也确定铁锤大侠来到了常宁县。我已经下了公文,全府批捕。”

沈继道:“会不会是有人知道了铁锤大侠在常宁县,模仿他的手法作案?”

“也有这个可能,不过我想不出理由,这个节骨眼模仿他,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燕捕头道,“这个铁锤大侠非常的厉害。皇宫里丢了东西,已经通缉了他一个月,皇上都抓不到的人,咱们这边能有什么办法?”

“没事儿,我就是怕你完不成任务上火,过来看看你。”沈继听他的口风,估计是指望不上了,便道,“皇上都不急,你急什么?”

不过沈继的话一出口,燕捕头隐隐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沈继作为受害人,大老远地过来找燕捕头,燕捕头也不忍心就这么把沈继挡回去,毕竟平时关系处到了。

“罢了,我再跟你去现场看看吧,万一能找到铁锤大侠的踪迹呢?”燕捕头道。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铁锤大侠就在松江府,而且离常宁县不远,最远不会超过无冬城。

只要能抓到他,别管他最终是不是皇宫盗窃案的主犯,必定是大功一件。

燕捕头跟着沈继来到了现场,重新检查倒是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不过门外却来了一群春风营的士兵。

他们吵闹着要赎当。

面对一群**,三柜四柜明显没了当初的本事,虽然在一旁侍候着,但是却连声都不敢吱。

反倒是老王,一直在安慰他们,让他们稍安勿躁,一切好商量。

沈继便过来问了一嘴,见掌柜的来了,那些老兵油子一下子就围了过来。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那些老兵油子纷纷道,“我们就想当点钱来,过个好年。等军饷发下来,也就赎了。你们也不能给我们弄丢了啊?”

“你们听谁说刀丢了的呢?”沈继道,“我们只是遭了劫匪,又没公布过损失名单。”

“这事儿……”领头的明显卡了一下,“我们也只是听说你们这儿遭了劫,如果没丢的话,你们倒是把刀还我们啊!”

沈继笑了,前天当的东西,今天就来赎?

“刀确实是丢了,但我们也是受害者。这种违禁品,我们没地方弄去。”沈继道,“要不咱们一起等衙门口把案子破了?”

“那可不行!”领头的道,“刀我们是押在你们这儿的,你们得负责!今儿你们不把刀还回来,我们还就不走了!”

旁边有明显是提前安排好的人开始和稀泥:“刀他们拿不出来,赔钱也行……”

后来他们的声音就变得非常统一,都喊着赔钱。

他们不来,沈继还不敢肯定,他们这一来,沈继就更确定这件事是春风营安排的了。

这年还没过呢,你们着的什么急?

“他们每把刀当了多少钱?”沈继问道。

老王低着头道:“没当太多,每把十两银子……”

违禁品才当十两……垃圾!

沈继点了点头,道:“老王,赔给他们!”

老王看了看沈继,道:“东家……按规矩,如果货物丢失,可要赔给他们十倍。”

“赔!”沈继道,“信誉是第一位的,有个数儿就行。”

“好嘞。”老王得了沈继的命令,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到柜上,领了一千八百两银子出来,给十八个老兵油子,每个人赔了一百两银子。

这些老兵油子拿了钱,欢天喜地地走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