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五百九十一章底层的挣扎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漫威猎杀者 斗罗之葫芦 穿越斗罗之生死簿 漆黑之翼Variants 白环斗罗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恋爱流怪谈游戏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吾妻非人哉

真田弁丸留书一封,三人一路向北,从山区穿插去往北信的海津城,查探前方战事。

等真田昌幸发现二女不见,扶额叹息,随便这野丫头去吧,只希望她别丢了性命。

———

碰的一声,斯波义银感觉自己被砸地上,呻吟一声,悠悠转醒。

他仿佛做了一场噩梦,在万人级别的战场上连番血战,即便没有受伤也是体力耗尽。

自己是昏过去了?发生了什么事?

义银忽然瞪大眼睛,彻底醒过来。

他被绑住双手双脚,麻绳在胸前连接上下,手脚反绞到身后。因为绳子太短,展开不了四肢,如乌龟一般蜷缩束缚。

在义银身前,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抹去一把汗,重重喘息。

不远处,几个女人正在拾柴堆火,一个三角眼凶相的女人懒洋洋蹲坐在旁边,对喘息女人嘲讽。

“背个男人走了一段山路,你就喘成这样,真是没用的东西。

这男人,姐妹几个还要用,你可别摔坏了。

不然,哼哼。”

喘息女人点头哈腰,说道。

“我没摔,就是放下来快了点。

今天还没吃过饭,平日里我力气很大,背两个男人走山路都成。”

那三角眼女人冷笑道。

“去你爹的,特么还没成事就想着吃饭,你是饭桶吗?草你爹。”

喘息女子低头不敢说话。

义银静静听着她们说话,脑中渐渐清晰自己的遭遇。

自脱离战场之后,他渡过千曲川,沿着东岸向北走。

因为怕遇上武田家的军势,义银选择在林中隐蔽前行,谁知竟遇到落武士狩。

他心中冰冷,知道此事难以善了。

看这几人衣衫褴褛,多半是附近的山民,就等在战场边缘杀害落单的士卒,获取过冬的物资。

她们绝不会让人离开,搜索掉身上物品,就会杀人。首级和证明身份的家纹拿去武田家,换取赏赐。

义银暗自叫苦,他从没落单过,野外经验不足,才会忘了落武士狩这一出。

当初最落魄的时候,狩猎恶党,上洛京都,至少还有前田利益陪伴。

她可是山野中的老手,山民恶党哪里是她的对手。

很多时候,在义银视野之外,恶意者就被前田利益扭断了脖子。

义银叹了口气,开始寻找对策。

他有点奇怪,落武士狩的平民胆小怕事,一般都会第一时间杀死狩猎对象,以免反噬。

不管姬武士如何狼狈,平民都不是这些自小参加军事训练,杀人不眨眼的武家对手。

所以,落武士狩不留活口。

那么这些人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干掉自己,摘下自己的脑袋呢?

从两人的对话中,义银总算是明白过来。看着自己被束缚的造型,他苦笑摇头。

果然,男儿身在这个女尊世界还是有好处的。武家不是没有男武士,只是数量极少。

平民日常被武家欺辱,心中畏惧又憎恶。平时唯唯诺诺,但化身落武士狩,却是把所有的负面情绪爆发出来。

有什么比啪啪一个武家男子更令人兴奋的吗?那就是啪啪一个高阶武家男子。

义银一身行头不差,衣着讲究,配饰不凡,还有一双好鞋。

列国贫瘠,没几个人穿得起鞋。光是义银脚上这双鹿皮靴,就足以证明他身份高贵。

这些山民遇上高阶武家的男子,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杀掉,那是为什么?

当然是想轮流伺候。

义银低头不语,尝试绷紧身上的绳子,看看有没有可能扯断。

那三角眼女人看似懒散,其实一直很警惕,察觉义银的动作,顿时哈哈大笑。

“这位公子,你就别白费力气。这麻绳是我亲手搓的,还过了油,韧性厉害着呢,就是专门为这时候用的。

没点准备,我怎么敢随便招惹你们武家大人。”

义银抬头看她。

三角眼女人咧着嘴,一口烂牙让人恶心。

她身上挂着自己的配饰,如沐猴而冠,手中拿着自己的御剑,掂量着观赏估价。

整日与高阶武家斗智斗勇,义银没怎么接触过底层的凶狠。

这些人活得艰难,也活得小心,绝不会给他翻盘的机会。

这人有胆子带队搞落武士狩,绝对是个不好对付的狠角色。

义银装作单纯的样子,开口道。

“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三角眼女人伸出舌头,舔舐自己的烂牙,呵呵笑道。

“小公子你就别费工夫了。

我们这些山中贱民没什么幻想,就是想你死前陪姐妹们乐呵乐呵。”

她眼中泛起一阵泪光,仿佛想起了一些惨事,恨恨说道。

“就像你们姬武士大人,对我们的父亲,兄弟,儿子做的那些事。”

义银心念急转,还想开口说话。三角眼女人已经不耐烦,拿出一团布塞在他嘴里。

喘息女人傻傻看着,问道。

“大姐,你不是说要干他吗?”

三角眼女人似乎心情糟糕,反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骂道。

“干个p!

这种敢上战场的男武士解开了绳子,就能杀光我们五个人!”

喘息女人摸摸被抽红的脸颊,不敢说话,三角眼看着无法动弹的义银冷冷道。

“他打了一天仗,体力耗尽。

再饿他一夜,保管明天浑身发软,四肢无力,那才是我们姐妹伺候他的好时候。”

三角眼矮身拍拍义银的脸蛋,笑得有些碜人。

“别急,小公子,明儿我们慢慢玩。”

义银心中叹息,这人太谨慎,唯有等明天解了麻绳再想办法。

这时,身后一个山民开口问。

“可是大姐,我们带的口粮只够吃一晚,明天要怎么办呢?”

三角眼指着义银,冷酷回答。

“等姐妹们爽完,不就有了吗?”

义银心中一冷,汗毛倒立。

原以为自己的遭遇已经足够艰难,但此时此刻,他总算体会到底层的残酷与无情。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古人诚不欺我。

义银心思坚定,明日松开绳索就用杀戮模式拼一把概率。即便手脚无力,依然有机会杀死这五人。

他不是蝼蚁,绝不任人鱼肉。

义银怕死,但即便是死也要死得像个人,死得有尊严!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