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 >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丁泽 > 298 闷油瓶的惊讶(求月票)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丁泽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我是一只大鳄霸 诸天谍影 清炖港综大世界 港综世界完美人生 看小说的下场 陋俗之婚闹 从龙珠开始抽奖 我成了血族始祖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星际之最强指挥官

闷油瓶可是高冷小哥,而且现在正专心研究棺材里的尸体问题,便很合理的没有回应。

说来也有趣。

只见吴邪和胖子两人,其实满打满算,和闷油瓶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差不多也就一个星期。

结果,两人就对闷油瓶这种没有半点回应的行为,表现的像是理所应当,仿佛闷油瓶不回话,才是正常的,要是直接回了,才很奇怪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格魅力吗?’丁泽忍不住琢磨起了这个问题。

吴邪没等到闷油瓶吭声,便直接开口问胖子,让胖子说的详细一点。

胖子也乐得说,开口先是同原剧情一样,嘚瑟起来,“小同志,你连这都不知道,看来你们南派是真的落魄了啊……”

吴邪:“?????有事说事,别扯这些乱七八糟的,我看你估计又是在吹牛逼……”

“嘿!胖爷我什么时候吹过牛逼,行,你想知道,我就给你说说。”

“你刚才看到这口金丝楠木棺材的时候,不是很不理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座海底墓里有两个风水极好的棺位,一个是这里,一个是墓主棺椁所在的地方。”

“那按照风水来讲,这个棺位就不能空着,否则会引来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对古墓不利。”

“所以墓主必须要在这里摆放一口,跟墓主本人使用的一样的棺材,并且这口棺材里的人,得跟墓主有血缘关系,可以理解为是墓主的影子,等于墓主是用这个影子,来替他养气!”

胖子语气里有着很明显的嘚瑟意味,一口气说道,“不过,就像我刚才骂的一样,这座海底墓的墓主,肯定是脑子有点问题。”

“因为正常按照风水来讲,用来养气的这口棺材,里面只需要放上一个人就行了,根本没必要放这么多人。”

听到这里。

因为胖子的解释,算是很容易理解…..这座海底墓里,两个极好的风水位,就得讲究平衡,得在两边都放上棺材,不然失衡了,那肯定是不好的。

吴邪听懂了。

然而正因为听懂,所以他才再次狠狠吃了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嘶!那按你这说法,棺材里这么多尸体…..墓主把他全家都塞进去了?”

嘶!!!!

这是直播间里一众沙雕观众,止不住齐齐倒吸凉气的声音!

“嘶!我错了,刚才真应该果断不看了,出去透口气的……”

“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特么的坚持个屁啊,这剧情发展的,根本都不只是恶心了,而是丧心病狂了啊……”

“哎,确实丧心病狂,可话说回来,胖子说的这部分内容,其实有证可查的,你们上网搜一下就能搜到,咱们这个世界,古代这种事好像真不少。”

“嘶!!!认真的?”

“嗯,查查就知道了。”

“.….”

------------------------------

听到吴邪的话,胖子立即笑得直摇头,“小同志,难怪刚才老丁叫你天真,这个外号确实挺符合你。”

吴邪:“.…..”

胖子看见了吴邪脸上的无语,没理会,接着笑道,“这个墓主虽然脑袋绝对有点毛病,但再怎么有毛病,他也不可能把自己家人全部塞进棺材里啊。那自家都没人了,还要风水干什么?”

“所以常规操作是,找上一些有血缘关系的穷亲戚,把那些人塞进棺材里。”

吴邪:“.…..”

沉默了,没再出声。

毕竟,常规操作?穷亲戚?

丁泽看了一眼吴邪,知道吴邪这时候想起了吴老狗在笔记里写的那句话:人心是最不可测的。

从某种角度来讲。

这句话说的真的非常贴切,特别是针对吴家,针对九门,针对这场漫长,浩大的漩涡。

只可惜。

吴老狗看透了这一点,最终选择的是逃避。

想想。

如果当年那场史上最大规模的盗墓行动失败后,吴老狗可以硬气一点,跟解九爷果断联手,开始反抗……

凭当年吴老狗的能力,解九爷的谋略。

会不会有可能,这场漩涡最迟也就在吴三省那一代便彻底结束,不需要延续到现在,也就是吴邪这一代?

所以,还是那句话。

人心难测。

吴老狗看透了这一点,可惜他忘了,他也是人心难测的一部分。

丁泽一时微微想入了神。

直到胖子再次有了声音,“说来,这些人也是真可怜,我看我们去隔壁拿点瓷器过来,把水弄走吧。”

吴邪:“.…..”

“死胖子,也许我是天真,但你这家伙,迟早有一天,绝对会死在这些明器上……都这么恶心了,你还惦记着棺材里那点东西?就不能等到冥殿那里?”

内心的真实想法被看穿,胖子微微有些尴尬,也只是微微而已,“小同志,这你就不懂了。这座海底墓里到处透着古怪,我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逃命。”

胖子反驳的有理有据,“谁又能保证冥殿那边不出幺蛾子……而且,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今日事今日毕。”

“摸明器也是一样的道理……多少盗墓贼总想着回头再摸,先不着急,结果呢?结果就没有回头了。”

实事求是。

胖子这番话,真的是特么的反驳不了!

于是,吴邪嘴巴动了动,到底还是无话可说,只能用脸上明显一下子增加了很多的无语意味,来当做回应。

胖子瞧见,知道自己这是狡辩赢了,立时一阵得意,“那老丁,既然小同志不愿意干这种脏活,咱两走一趟,去搞点瓷器过来吧。”

丁泽:“???????”

笑了。

“不是,胖子,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就乐意干这种脏活呢?”

笑着反问了一句,丁泽接着道,“先别着急,这口棺材里的尸体,看上去感觉不太对劲。”

说完,丁泽移动视线,再次看向棺材里的恶心画面。

推算时间。

闷油瓶盯了这么长时间,应该是快要意识到了。

那么,考虑到闷油瓶的神秘,外加牛逼,这个风头…..还是不要抢的好,不然一直抢啊抢啊,闷油瓶都快变成打酱油的角色了。

如是想着,丁泽便没出声。

胖子如今对丁泽还是比较信任的,也没说话,只再忍着恶心,也看向了棺材里。

吴邪也是一样。

时间缓缓流逝。

终于。

一向来处变不惊的闷油瓶,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