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中文
会员书架
首页 > 言情 > 天作不合 > 第六百七十六章 意外

天作不合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豪门夫人又败家了 本宫不想当皇后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今天也要花光大佬一百亿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顾云黛赵元璟小说名字 顾云黛赵元璟小说免费阅读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顾云黛赵元璟 顾云黛赵元璟 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年代重新做人

“谢大人?”

神思似乎有些飘忽的谢承泽抬了抬眼眸,涣散的目光重新凝为冷静。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孩子,神情复杂。

女孩子收回了在他面前晃着的手,道:“我也不想这么说,只是这个推测如今看起来当真是合情合理。”

徐十小姐自己引来的帮手却正是害死自己的真正凶手。这个推测让乔苒着实高兴不起来,若是当真如她推测的那样,徐十小姐就是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了,传出去也不知会引来多少流言蜚语。

这件事,徐十小姐做的委实不算聪明,只是世事无绝对,她乔苒也无法保证自己每走一步都是对的。

“你说的不错。”谢承泽垂下眼睑,道,“确实有这个可能。”

眼前的谢承泽神色恹恹,这幅倦怠无力的样子,乔苒倒是也有几分感同身受。

如果徐十小姐还活着,作为未婚夫的谢承泽对于未婚妻如此算计自己或许还能抱怨责怪一二,可如今徐十小姐已经死了,抱怨也好、责怪也罢,都已经没了意义。

“此时多说无益,找到害死阿缘的人才是如今至关重要的事。”谢承泽说道。

乔苒点头,看向拧着眉头自远极近向这边走来的甄仕远道:“如果是这样……徐十小姐身边那几个丫鬟最好带来大理寺问上一问。”

甄仕远过来了,可以问一问昨日他在徐家的收获了。

就算徐十小姐再怎么小心仔细,要瞒住身边人可不是一件易事。

……

徐十小姐做的事情太多,以至于便是三个贴身的丫鬟也无法事无巨细的一一回忆起来,昨日不过一个药丸的事情便审的甄仕远头都大了,所以,一听乔苒提出这个要求,他当即便让官差去徐家找人了。

匆匆说了一遍药丸的事情之后,甄仕远迫不及待的问乔苒:“你呢?昨日可有什么收获?”

乔苒点了点头,先将茶馆的事情说了一遍,证明真真公主同徐十小姐的结仇证据确凿之后才又将阴阳司那里的消息告诉甄仕远。

当得知乔苒找到了那两个画像中人时,甄仕远忍不住抚掌道好。

“剩余的最后一个还要找。”道完好之后甄仕远对乔苒说道。

乔苒应了下来,才看了眼一旁默不作声的谢承泽,见他点头,又将先时同谢承泽关于徐十小姐的猜测说了一遍。

破案当然是要讲证据的,光凭猜测破不了案,即便这猜测合情合理一样如此。

“所以,我想问问桃剑她们几个。”乔苒说道,“这三个丫头那里定然有所突破。”

甄仕远揉了揉眉心点头应允。

徐十小姐的死仿佛揭开了冰山一角,这案子真是越查越发复杂了。

……

……

日头渐升,屋里石炉上的茶盏已经烧开,热气自壶嘴不断的喷涌而出。

不过屋中三人不论哪一个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这壶煮开的热茶之上,甄仕远早已离开椅凳,此时正背着手在屋中焦急的来回走动。

又一个屋中来回走完,甄仕远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快午时了吧!”

乔苒和谢承泽抬眸对视了一眼,正想说话,便听外头敲门声响了起来,不等他们应声,裴卿卿中气十足的声音便自门外响起:“乔小姐,今日饭堂做了拨霞供,我点了一炉,咱们吃去呀!”

午时了。大理寺的饭堂都开饭了。

屋中三人神情凝肃,敲了一会儿门没听到回应声的裴卿卿拧了拧眉心,伸手推开屋堂的门,小脑袋自门缝里探了进来。

看到屋内三人齐刷刷坐在屋内时,她松了口气,板着小脸严肃道:“我还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都不理我呢!”

这话有些委屈,乔苒弯了弯唇角,朝她招了招手,裴卿卿蹦跳着跑到她的身边,拿头顶的小团子蹭了蹭女孩子的手心才听女孩子道:“我们在想事情,一时忘了说话了。饿了吧,走,我们吃饭去!”

再怎么忙,饭还是要吃的。

这话一出,小丫头立时高兴的跳了起来,忙不迭地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乔苒回头朝屋里的甄仕远和谢承泽点了点头,跟上了裴卿卿。

拨霞供……说的他都有些饿了,甄仕远摸了摸肚子,转头看向一旁的谢承泽:“要不我们也……”

话未说完,便被人打断了。

“大人,出事了。”两个官差一身泥污出现在了屋堂门口,神情灰败。

……

小锅中拨霞供奶白色的的汤汁浅浅翻滚着,带着氤氲的热气冉冉升起,乔苒将调好的酸甜酱汁隔着汤锅递给对面的裴卿卿。

小丫头吃的正是高兴,这大概也是极少数几个她没有胡乱加糖汁又符合她裴大小姐胃口的东西了。

乔苒的筷子夹着一片切的薄薄的牛肉放入汤锅中,看牛肉沾了热汤卷曲变了颜色,叹了口气。

徐家那里怕是出事了。

今日甄仕远一来,便让人去徐家请桃剑她们几个了,徐家虽然离大理寺不算近,可若是一路不停,急急赶路,午时前早该到了,可如今直到午时她跟着裴卿卿来饭堂吃拨霞供,却仍然没有见到官差带着那三个侍婢回来。

大理寺的官差在别的事情上或许可能会不靠谱,可在正事上还从来不会随意出什么岔子,在路上磨蹭,边走边玩这种事更是不可能发生的。

所以,午时仍然未出现必然是徐家那三个侍婢那里出事了。

这倒也不是她胡乱担心和猜测,而是有缘由的。乔苒将牛肉从拨霞供奶白的汤汁里捞出来放入酱料碗中:这次将谢承泽和徐十小姐设计入局的那个人绝非泛泛之辈。

此时就像双方对弈,对方早已走至一半,他们却刚开始动身。从确认徐十小姐是死于谋杀开始,桃剑她们三个便至关重要了。这一点他们能明白,那位布局者岂会不知道?

依着那位藏头露尾的性子,必然会想办法解决有可能知晓他存在的所有人,这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桃剑他们三个。

即便那位与徐十小姐的会面或许桃剑她们根本不知情,毕竟若是知情的话,昨日甄仕远提及时她们多半会说。可即便不知情,桃剑她们身为徐十小姐的身边人,自家小姐与什么人会面或许不知道,可自家小姐去了哪里总是知道的。

有了地点未必就不能顺藤摸瓜找到线索,以这位的谨慎,怕是根本不会允许这种可能存在。

乔苒陷入了沉思。

……

……

午后的暖阳照在身上一片暖意,再次踏入这座家宅的甄仕远却只觉得浑身发寒。

在一众官差的簇拥下甄仕远走入院子,徐家那位管事带着人神情悲戚的上前拜倒行礼。

“小的见过甄大人,”那位管事说着拿袖子擦了擦赤红的眼睛,指向身后的院子,道,“人……就在里头呢!”

甄仕远点了点头,看了眼管事以及他身后几个徐家的主子,神情不郁的走入院内。

这并不是徐家一众主子所住的院子,而是几个尚算得宠的侍婢被主子特例赏赐的院子,院子不大,可在徐家拥有院子的侍婢却并不多见,这在一众侍婢中可算是少见的存在。

不过,引得徐家一众主子也出现在这院子里的却并不是因为这院子里住的侍婢有多么得宠,而是因为……

甄仕远快步疾行走入院中那三间并排而列的屋子,一走进去,便见封仵作背着医箱似是收拾完了准备离开了。

“你才来多久,这就走了?”甄仕远不耐的拧起了眉头,纵使知道自己是迁怒,却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对于这位整个大理寺最大的长官,封仵作翻了翻眼皮,虽是仵作,可对待这位长官他脾性起来了照骂不误,对上峰的质问,他毫不客气的指着地上躺着的三具尸首,冷哼道:“这还有什么好查的?”

就这样子,至于出动他吗?他封不平也是很忙的,这种死状寻常的尸首就不要刻意找他来动手了。

“这随便哪个仵作得出的结论与我的都不会有什么差别!”封仵作指着那三句尸首道,“凶手连一点掩饰都没有,显然问题不在于验尸的死状上,你该找的是姓乔的丫头,不是我。”

甄仕远脸色铁青的顺着他的指向看向躺在地上的那三具尸体。

桃剑、木剑和伺书,昨日还哭哭啼啼在他面前绞尽脑汁想着要为自家小姐找回公道的三个丫头此时正面色铁青,双目爆瞪的躺在地上没了气息。

几个大好年华的女孩子大睁着双目,似乎正不甘的看着这个世间。

昨日,他还嫌弃这三个丫头不如衙门里那个“懂事”,如今,这三个“不懂事”的丫头已齐刷刷的死了,带着不少秘密追随两日前才死去的徐十小姐而去了。

虽是抱怨了一通,封仵作到底还是忍不住,走到那三个丫头身边蹲了下来,抬手随意拿起其中一个丫鬟的胳膊,指着上头凸起的青筋道:“活活捂死的。”

活活……甄仕远听的呼吸一滞,本能的脱口而出:“伺书便罢了,桃剑、木剑这两个丫鬟可不是寻常女子。”

她们是自幼习武跟随在徐十小姐身边随护的丫鬟,与一般的护卫都可以借着巧劲一较高下,如今……居然就这么被活活捂死了?

甄仕远一甩袖,冷哼了一声,身后两个跟随着走进来的官差道:“其中间隔也不过半[笔趣阁520 www.biquge520.me]个时辰的功夫。”

说这话时,那两个官差脸上露出了一抹困惑之色:“我二人,不,不单是我二人,就连当时院外正在清扫的徐家一众侍婢在内,无一人听到屋内的动静。事发之后,同样也没有见到有人出去过。”

甄仕远冷笑了一声,重重哼了一声“简直可恨”。

对方毫不掩饰自己动手杀人的举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是谋杀,可他们眼下却连个人都没看到过。

而且事发时外头那些人都能互相作证,并没有出现过有什么人中途离开的境况。

“那人是怎么死的?”甄仕远脸色铁青,难看至极,“青天白日的,难道还能闹鬼不成?”

“没有鬼。”话音刚落,便听有人的声音自门外响起,众人一抬头便看见穿着一身乱糟糟衣袍的徐和修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看他蓬头垢面的样子便知道是一大早听到消息之后便急急赶了过来的,连洗漱都还来不及洗漱。

“找到密道了。”徐和修指着外头院子里那口井,道,“密道就在井旁那块松动的石板下。”

甄仕远冷哼一声,当即大步向门外走去,此时那块松动的石板已经被人推开了,露出了仅容一人可以通过的一条长廊,甄仕远看了眼阴冷的长廊,问徐和修,“通到哪里?”

“离徐家不远处的一处街头死角,”虽然找到了密道,徐和修脸色却并不好看,他道,“那里鲜少有人经过,我问了一问,并没有人看到凶手的离开。”

找到了密道,知晓了凶手的杀人手法,却连凶手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那又有什么用。

“真是可恨!”甄仕远忍不住又暗骂了一声,不甘不愿的让官差进密道搜搜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

对方杀了桃剑、木剑她们显然是因为桃剑、木剑她们或许知道关于凶手的秘密,即便昨日那三个丫头自己都没发觉到,凶手却已经敏锐的发现了这三个丫头可能会想起的线索。

凶手比知情的证人反应更快,这对于如今正紧着查案的大理寺而言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早知如此,他昨日就该将那三个丫头带回大理寺的!可是昨日……哪个能知道那三个丫头稀里糊涂间可能握有关于凶手的线索?

甄仕远心里翻来覆去的骂了好几声娘,转头再次招来今日过来带人的官差,喝道:“不是令你们快些将人带回来吗?为何不直接将人带走?我大理寺是缺了必须之物不成?还要叫她们收拾了再走不成?”

今日大理寺的官差第一次见到桃剑、木剑她们时,这三个丫头并没有死,而是转头回去收拾衣物时出的意外。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